首页 >> 经典案例 >>案例 >> 岑巩县天马镇磨少坪村民组诉岑巩县人民政府林地行政确认案
详细内容

岑巩县天马镇磨少坪村民组诉岑巩县人民政府林地行政确认案

时间:2011-08-30     【原创】

(代理律师:严明)


    一、案情简介

    岑巩县天马镇磨少坪村民组(以下简称“磨少坪村民组”)与岑巩县天马镇杜麻村田坝组就麻力榜(庙背后)、灯笼坡(猫必梁)等林地发生纠纷,岑巩县人民政府于2011年3月16日作出岑府发【011】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,将上述争议地确权给第三人岑巩县天马镇杜麻村田坝组。2011年4月,磨少坪村民组向黔东南州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。2011年7月22日,黔东南州人民政府作出黔东南府复决字[2011]22号行政复议决定书,维持岑巩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岑府发[011]2号具体行政行为。2011年7月20日,原告磨少坪村民组委托本所代理,向岑巩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依法复议撤销被告作出的岑府发[2011]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。

    二、处理过程和结果

起诉时,代理人依法提交“岑巩县天马人民公社管理委员会”1982年元月20日《岑巩县山林管理证(存根)》(无编号)等证据。庭审时,代理人首先指出,岑府发[2011]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对于双方争议的一个关键地名:麻力榜(麻力榜左湾),根据被告所做的调查笔录,认为争议双方都说没有这个地名,但实质上这个地名是客观存在的。原告所指的“麻力榜左湾”位于“庙背后”与“灯笼坡”中间,田坝组村民则将“庙背后”至“灯笼坡”中间统称为“庙背后”,但实质上“庙背后”四至所涵盖范围并没有包括至“灯笼坡”,中间的麻力榜左湾是真实存在的。此外,杜麻村所提供的地名庙背后四抵并没有包括原告所指的“麻力榜左湾”。

其次,《岑巩县山林管理证(存根)》(无编号)清楚的显示,地名麻力榜左湾,东抵灯笼坡左湾脚,西抵老井直上,南抵茶树坪路,北抵老秧地田埂。该《山林所有证》与在岑巩县档案局调取的《岑巩县三林三证档案表》承包国有及集体山林责任管理证(二),地名麻力湾左湾,东抵左湾脚,西抵老井直上,南抵茶树坪路,北抵老秧地田埂相印证。该《山林山证档案表》与《岑巩县山林管理证(存根)》(无编号)所描述地名、四抵基本一致,完全可以认定麻力榜(湾)左湾是客观真实存在的,应当认定属于原告所有。

在休庭后,被告岑巩县人民政府主动撤销了岑府发[2011]2号山林权属争议处理决定,原告也委托代理人向岑巩县人民法院撤回起诉。

三、案例评析

磨少坪村民组与天马镇杜麻村田坝组在人民公社时期,双方同属一个生产大队,对于林地争议也是近十年产生的纠纷,之前两个村民组之间多有通婚,和睦往来。1982年山林三定时期因条件限制,未绘制完整的山林地图,均凭双方村民组老人现场指画完成山林三定,在确定过程中,多份林权证有涂改痕迹;同时随着老人的逐渐去世,新生一代因为对历史原因不了解,加上利益关系,对已经存在稳定多年的山林界限提出诉求,因双方均无法拿出有充分证明力的证据,致使纠纷产生。

    四、案例启示

作为农村山林纠纷案件,考虑到历史原因,双方证据通常来说均不是很齐备,而且往往相互间持有的山林权属证书互相矛盾,县政府在作出行政确权时因种种原因,对争议山林的事实真相不可能一一查实。本案中,代理人接受磨少坪组委托后,多次前往争议地现场,通过走访、绘图等形式充分了解争议地现场情况,并通过县档案局查询到相关原始资料,故能在庭审中用确凿的证据支持原告主张,促使县人民政府主动撤销其所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。目前,在农村山林纠纷较为普遍,亦是影响村与村之间、村民与村民之间和谐关系和新农村建设的重大因素,因此解决好农村山林纠纷显得尤为重要。要处理好农村山林纠纷,首先要理性地对待产生纠纷的利益关系,引导纠纷各方依法主张权利。其次要探明产生纠纷的历史渊源,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,充分尊重各方利益主体的诉求,积极协调解决纠纷矛盾,维护社会和谐稳定。


联系我们
365棋牌银商版_365棋牌提现流水不达标_老版365棋牌苹果版
联系电话:0855-8696311
地址:凯里市风情大道1号(凯里市博南中学行政楼七层)


扫一扫关注我们

版权所有:365棋牌银商版_365棋牌提现流水不达标_老版365棋牌苹果版

技术支持: 贵州网络源科技有限公司 | 管理登录